您好,歡迎訪問 www.exfwix.live 金鼎網 客服QQ:廣告請聯系客服炒股理財QQ群:460088094

收藏

債券 頻道

債券新聞|債市分析|國債動態|債券知識|

爆雷!上陵牧業大股東5.42億債券違約 股權已悉數質押

字體大小:[日期:2018-10-16 20:14:44]閱讀:

導讀:遭銀行強行劃轉近2億募集資金,如同推倒的多米諾骨牌,給新三板公司上陵牧業(430505)的控股股東寧夏上陵實業集團帶來巨大的兌付危機。  10月15日,寧夏上陵實業集團(簡稱“上陵集團”)公告稱,未能

  遭銀行強行劃轉近2億募集資金,如同推倒的多米諾骨牌,給新三板公司上陵牧業(430505)的控股股東寧夏上陵實業集團帶來巨大的兌付危機。

  10月15日,寧夏上陵實業集團(簡稱“上陵集團”)公告稱,未能按約定時間劃撥明日到期的“12寧夏上陵債”償債資金,本息金額為5.42億元。

  大股東債券違約5.42億

  根據公告顯示,12寧上陵(代碼122541),于2012年公開發行5億元人民幣債券并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2018年10月16日到期。

  眼看兌付期來臨,上陵集團卻表示,由于受到多重因素的影響,導致公司原定的償債資金安排未能如期到賬,公司未能如期兌付的本息合計5.42億元。

  彼時,上陵集團發行債券制定的償債方案顯示,對10月16日到期的5億債券,建行可貸款2億元;二是自有資金2億元;三是公司新華匯項目8月末可辦理預售許可,銷售款可達2億元。

  與此同時,上陵集團還稱,與銀行和金融機構做了溝通,下半年到期的貸款都會續貸。

  不過,上述償債計劃最終因上陵牧業募集資金被銀行強行劃轉而成為泡影。9月26日,上陵牧業募集資金專用賬戶被黃河農商營業部強行劃轉1.95億、基本戶黃河農商行新華支行中244萬被劃轉,用于歸還上陵集團下屬公司借款本息。

  截至2018年6月30日,上陵集團合并報表中的貨幣資金為3.1億元,其中集團層面有1.1億,也就是說,整個集團的貨幣資金基本集中在上陵集團的母公司和新三板公司上陵牧業之中。

  而被黃河農商行劃轉的近2億資金,無疑是給了上陵集團致命的一擊。

  事實上,上陵牧業募集資金被劃轉,均由上陵集團、上陵牧業董事長史仁等違規借款擔保導致。

  從2016年5月23日至2018年2月8日,上陵集團及其關聯方先后借入多筆資金。此后上陵集團其他子公司又先后向黃河農商行借款,總額達2億元。

  這些借款由上陵集團、上陵牧業董事長史仁等提供無限連帶責任擔保,同時以上陵牧業募集資金專項賬戶中的2.25億元,作為質押提供擔保。

  需要提醒的是,這些借款均未通過上陵牧業董事會和股東大會審議,也未進行公告披露。知道這些違規擔保事項的,也只有上陵牧業董事長史仁、副董事長兼總經理史儉。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券商風險提示公告,截至2017年年底,上陵集團已經將其持有上陵牧業34.83%的股權進行質押,其總持有股份為35.05%。

  犀牛之星注意到,上陵牧業作為擬IPO企業,其經營業績也已漸顯頹勢。2016年、2017年、2018年1-6月,上陵牧業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4.37億元、3.85億元、2.11億元,同期凈利潤為4793萬元、4758萬元、1929萬元。

  股東人數方面,截止到2018年6月30日,上陵牧業共有股東620戶。

  兌付存在諸多問題

  眼下上陵集團面臨的債券違約,在兌付上也存在諸多問題。

  相比以前的債券違約事件,12寧上陵的最大不同在于這是一個有地產抵押擔保的公募債,據2018年3月的評估報告,該物業估值為10.37億元,二倍于債券額度。

  同時,募集說明書上還承諾:如果抵押物貶值,將增加兩處房產抵押,評估值為5.1億元。另外,建行固原分行承諾,如果公司流動性不足,建行將提供流動性,以保證債券順利兌付。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今年6月,鵬元資信評估有限公司(鵬元評級)還將寧上陵集團的主體評級從AA-上調至AA、債項從AA升至AA+,展望為穩定。

  鵬元評級調高的理由是,牧業作為寧上陵的重點發展板塊,規模不斷擴大、并享有扶貧政策支持、牧業板塊還在2017年3月完成了4億的定增,擔保物的評估值對本息也有2倍的覆蓋率。

  有了償付條款做保底,加上資信評估機構的背書,絕大多數投資者選擇購買了12寧上陵債。

  據了解,12寧上陵債發行所抵押的資產為新時代購物中心,坐落在固原市中心文化街,即目前固原市商業圈所在地,是固原市民傳統的購物場所。斯時,上陵集團聘請銀川正大房地產評估事務所(有限公司)對新時代購物中心進行評估,確認該房地產市場價值為10.17億元,評估基準日為2011年6月29日。

  然而,令人詫異的是,這一物業在債券上市后的六年間評估價值幾乎沒有發生變化。截至2018年3月的評估報告,該物業估值為10.37億元。

  除此之外,當初建行關于流動性支持的承諾也成為了一紙空文。據和訊網報道,一位12寧上陵的債券持有人聯系了建設銀行,詢問是否能按照募集說書的約定提供支持,但并沒有得到滿意的答復。

  此次上陵集團發生的債券違約事件,也引起了一批投資者的相當不滿。

  對于債券投資者來說,當初的償付計劃和償付資金安排被債券發行人形同兒戲,這當然是萬萬不能接受的,而倘若如果12寧上陵最后實質違約,對于整個債券市場,也將造成不良的影響。

  債券違約頻發之年

  實際上,發生在上陵集團身上的債券違約事件已不是孤例。在禁止剛兌、信用收縮及去杠桿的環境下,債券違約已經成為常態化。

  據中信建投對債券發行市場分析,截至10月12日,2018年按發行規模統計的債券違約規模就達到829.95億元,是之前違約規模最大的16年(384億元)的兩倍多;新增債券違約主體也達到28家,是17年的近三倍,也超過之前新增違約主體最多的16年的24家。

  照此分析,2018年已經是創下了歷年違約之最。另外,上市企業違約家數增多也成為債券違約事件的新特征。

  有數據顯示,截至9月末,上市公司債券違約今年共有25起,涉及9家上市公司,其中8家A股,1家港股,累計債券余額達177.41億元。

  就在近日,上市公司飛馬國際公告稱,其控股股東飛馬投資發行的可交換公司債(16飛投01和16飛投02)未能如期兌付,涉及金額超過8.15億元。而這也是國內首例可交換債違約。

  對于債券違約頻發的現象,評級機構惠譽表示,由于再融資壓力較大,政府對違約的容忍度提高以及信貸供應緊張,中國企業債券違約2019年可能會繼續上升。

  惠譽指出,公司違約仍然會集中在私營部門,它們從政策寬松中獲益相對較少,預計2018年全年違約率將高于2017年,私營部門的融資條件可能會相對緊張。同時,金融機構的企業貸款能力繼續受到更嚴格的影子銀行監管的限制,在向私營公司和非戰略性、財務薄弱的國有企業提供貸款方面,金融機構仍然特別謹慎。

  今年5月15日,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全國政協“健全系統性金融風險防范體系”專題協商會上指出:做生意是要有本錢的,借錢是要還的,投資是要承擔風險的。

  企業債作為資本市場中直接融資工具之一,已經成為中小企業融資的重要手段,更是金融工具創新的重要組成部分。可一旦經營者與投資者之間的依承關系變了味,背后的金融風險也將接踵而至。

(文章來源:犀牛之星)

'); })(); 千禧p3开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