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訪問 www.exfwix.live 金鼎網 客服QQ:廣告請聯系客服炒股理財QQ群:460088094

收藏

理財 頻道

理財資訊|理財故事|理財攻略|理財知識|

招商銀行錢端App事件:逾期原因招行錢端各執一詞

字體大小:[日期:2019-06-27 06:42:30]閱讀:

導讀:來源:時代周報招商銀行和廣東錢端商務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 錢端 )之間,不斷升級的爭斗正一幕幕上演。從最初的 甩鍋 、 互撕 ,到錢端以 還將拿出更多不為人知

  來源:時代周報

  招商銀行和廣東錢端商務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 錢端 )之間,不斷升級的爭斗正一幕幕上演。從最初的 甩鍋 、 互撕 ,到錢端以 還將拿出更多不為人知的內幕 要挾。

  事情緣起于,曾被招商銀行宣稱為旗下理財平臺的 錢端 ,近日被曝出現嚴重逾期。事發后,眾多作為招行儲戶的投資人才得知,當初招行賣給自己的理財產品是P2P。錢端公司對此稱因為招商銀行遲遲不協商處置方案,導致逾期的發生。招行則表示,與錢端早已終止合作關系,逾期資產與招行無關。

  這番爭斗中,龐大的投資人群成為了兩方都在踢出去的皮球。6月16日,充滿憤怒的李薇以 破產女中年 為名,在網上發布了文章《老公失業后第二個月,銀行賣給我的P2P爆雷了》。文章迅速躥紅,給該事件帶來了輿論的聚焦。不過,這并沒有對事件的解決產生推動。

  時代周報記者對此進行調查采訪,獨家獲取了錢端原是招行 親生項目 ,錢端屢次涉嫌自融,招行被指為避監管讓錢端發布假公告等內幕。隨著調查的深入,事件的真相也正陸續浮出水面。

  1

  關系好的時候,是 招行旗下平臺

  2015年10月底,李薇的母親走進當地招商銀行營業廳辦理業務,一名招行工作人員走上來向李薇母親推薦了錢端APP。由于此前有類似被騙的經歷,李薇的母親心有戚戚,于是打電話問李薇的意見。

  電話里面,招行工作人員再次耐心地向李薇介紹錢端。錢端是招行委托第三方開發的理財APP,上面都是招行自己的資產。 工作人員還跟我講,這個跟買銀行理財產品一樣,收益也是4、5個點,比存定期利息高一點,而且還安全保本 ,李薇說道。介紹全程,招行工作人員都沒有提到錢端APP上的理財產品是P2P。

  李薇立刻上招行官網查了下,發現招行官網首頁就掛著錢端的推介信息和APP下載的二維碼,看完招行官網上錢端的資料,又聽了工作人員的介紹,李薇開始相信錢端是招行旗下安全可靠的理財產品。于是放下心來,但掛電話前特地叮囑母親,看一下介紹的工作人員是否真的是工作人員。

  看過招行工牌,確認身份后,招行工作人員幫李薇的母親下載了錢端APP,并且教她完成了注冊。每個月都小有積蓄的李薇也有辦理儲蓄或定存的計劃,也因為李薇單位發工資的合作銀行正是招商銀行,于是她順手也下載了一個。

  據李薇的回憶,當時招行在營業廳、ATM官網、手機銀行、掌上生活APP等多個渠道都大力宣傳錢端,而且招行對錢端的定位都是 招行旗下平臺 。直到2019年5月20日,招行的ATM還宣傳著錢端的資料。

   招行旗下理財產品,5%左右的利息,風險低,比定期存款利息高,安全保本。 上述招行工作人員告訴李薇。在李薇看來,該理財產品的特點,正符合自己的要求,不久,她也開始在錢端上進行投資。眾多和李薇一樣,有一定儲蓄、有低風險理財需求的人群,因為相信招行的背書,將自己的積蓄投入錢端的理財產品中。

  錢端APP,是招行總行在2016年力推 小企業E家投融資平臺 項目的一部分,該項目的推廣名叫做 員企同心 ,分為企業版和個人版。企業版供銀行對公業務使用,個人版就是錢端APP。也就是說,打一開始,錢端App就是招行戰略的一部分。

  招商銀行內部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解釋道,所謂 員企同心 ,就是先讓一家公司成為招商銀行的 小企業e家 計劃的成員,公司從小企業e家平臺可獲得融資服務,然后招商銀行再推介該企業員工下載錢端APP,購買里面的理財產品。這種捆綁推廣的方式,可以快速地將那些與招行有業務往來企業的員工,迅速轉化成其理財產品的購買者。

  除此之外,像李薇母親一樣,原本在招商銀行擁有賬戶的個人用戶,也屬于招行重點推廣對象。也就是說,招行將自己的客戶儲戶賣力地導向了錢端App,購買所謂的 理財產品 。

  這些投資于錢端App的招行儲戶,大多是對理財較為保守的人群。資金投入以后,因對招商銀行的信任,李薇和大多投資人一樣,長期處于一個毫無警惕的狀態。從2016年開始,李薇一直定期在錢端上進行投資,并能正常及時回款,她對錢端上的投資比較放心。但在2019年5月13日,李薇母親一筆原本在當天該回款到賬的投資逾期了。   

  2

  錢端指控:招行把錢用別處去了

  剛開始,李薇以為只是暫時逾期,并不太擔心, 當時我們還是以為錢端是招商銀行的,所以沒有那么悲觀 。但到了5月底,逾期不斷蔓延,錢端和招行開始 對撕 。李薇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5月27日,錢端發布公告稱,項目無法按期履約,具體履約時間及方案需要與合作方招商銀行確認。 完全不敢相信,手抖得厲害,輸了三遍才輸對手機密碼。 李薇感到無比恐慌,也在這時候,她才發現,招行當初賣給自己的產品是P2P。

  在該公告里面,錢端沒有公布逾期原因、資金流向、底層資產、回款計劃等信息,只說要等招行確認,逾期矛頭指向了招行。

  當天,招行就對此錢端的公告進行回應,表示已經在2017年4月終止與錢端合作,現在招行和錢端無關。招行還在公告中表示,錢端私自使用招行的標識和名稱,誤導投資者;而且,逾期資產與招行無關。

  至此,李薇等9000多名投資人才聽說,錢端APP并非 招行旗下平臺 。招行在這個回應公告中,兩次用到 誤導投資人 的字眼指責錢端公司。招行這份回應里面除了否認自己的責任,表示逾期資產與招行無關以外,并沒有交待資金流向,沒有告訴投資人,錢到底哪里去了。

  5月28日,錢端再次發公告表示,2017年4月以后,招行仍在錢端APP上發布、銷售投資產品,而且一直對錢端進行督導。在這份公告的最后面,錢端有一句話不顯眼卻詭異 若招商銀行仍然發布不實信息,我司將進一步把相關事實公之于眾 。

  5月29日招行表示,以招商銀行提供 信息見證 的金融資產為底層資產的錢端App投資產品,已于2018年初全部到期順利結清,沒有出現任何資金回款風險。其關聯方廣東網金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曾用名,廣東優邁信息通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 網金控股 )也向招商銀行出具了結清說明。

  5月30日,錢端再次進行回應稱,2018年監管部門曾對招行檢查,并于年底下發《檢查意見書》,其中提到 你行(招行)實際主導了小企業E家智能投資業務的整體運作,而非僅僅提供融資見證服務。

  這種無休止的口水仗,讓投資人更為恐慌。李薇和幾個投資人來到錢端公司打算問個究竟。6月7日,李薇他們在錢端公司見到了錢端法人馮巍以及錢端的律師團。錢端律師團向他們解釋稱,錢不在錢端,錢的流向招商銀行是知道的;當投資人追問逾期的原因時,律師表示,是說招商銀行在過程當中進行了資產錯配。

  3

  解約公告的蹊蹺

  在這次口水仗中,招商銀行聲稱在2017年4月已經和錢端解約,卻在2018年10月8日才 停辦互聯網創新業務 ,發布與錢端解約的公告。一份解約公告為什么遲了1年半以后才發布?這份公告的發布日期也遭到投資人的質疑。

  李薇和其他幾名投資人一起去了一趟廣州市金融工作局,也因此得知錢端在2018年12月也發生過逾期事件,原本已兌付無門的投資,在那批投資人爭取了一段時間后,忽然得到了兌付。

   當時我們幾個一起去金融辦的投資人就懷疑,是不是去年12月逾期以后,招行覺得事情越來越大瞞不住了,為了撇清自己的責任,才補發一個和錢端解約的公告,并且為了不讓投資人懷疑,把日期提前了。 一名投資人認為,很多投資人都懷疑招行在2018年10月8日發布的公告,真實的發布日期是2018年12月底。 結合當年12月的逾期事件,邏輯就說得通了 。

  不過,無論是2017年4月解約還是2018年10月發出解約公告,錢端和招行都沒有告知投資人。李薇經常都會刷招商手機銀行,但是招行銀行沒有任何關于與錢端解約的推送。

  多名投資人亦表示并沒收到任何招行的告知信息,在他們看來,如果當時知道招行已經退出的話,肯定會停止在錢端投資。 市面上的銀行理財產品很多,或者我存定期也可以。如果已經和招行沒有關系,我沒有必要去冒著為了5%的收益率去冒風險 。

  當李薇來到招行當地分行詢問時,分行工作人員告訴她,分行也不知道招行總行已經跟錢端解約,沒有收到任何口頭或者書面的通知。但根據招行工作人員、同時也是錢端投資人阿明的說法,招行內部其實是在2018年6月的時候就已經知道總行與錢端解約了。

  在招行和錢端一來一回的口水戰中,投資人和外界才逐漸了解到,目前,受錢端逾期項目影響的大約有9000戶,逾期金額高達14億。這些受影響的投資人,大部分都是招行本身的客戶。

  雖然李薇等投資人親自上門找到錢端,但是錢端還是無法交代清楚錢到哪里去了,錢端的律師團告訴投資人,他們投資的錢是經過第三方支付平臺的,可以去打一下第三方支付平臺的流水賬單。

  于是,投資人去打出了一份流水賬單。   

  4

  錢到底去了哪里?

  時代周報記者得到了其中一份投資人整理的流水賬單,上面顯示,錢端投資人的錢流向了招商銀行小企業服務平臺、網金控股、錢端、中建投、自如、金鼎網、小贏、消費銀企入金8個方向。招行和錢端都在其中,其中流向錢端的資金筆數數最多的,但錢端的律師團卻說錢不在錢端,不少投資者質疑,錢端是否有自融嫌疑。

  從錢端的營業執照看到,錢端在2014年7月30日才成立,2018年12月在廣州天河工商登記。但在2015年10月,錢端成立才一年多招行就與錢端簽約賣理財產品。

  據數名投資人回憶,他們去到錢端位于廣州中信廣場42樓的辦公地點時,錢端辦公室總共只有十幾個工位,當天只有7、8個人上班,其他都是花錢雇來的安保人員和律師團。錢端在天眼查上顯示的參保人數也只有18個。這家成立一年多、僅有十來個員工的小企業,是怎樣拿到招商銀行曾經列為主推業務的錢端APP的合作訂單的?

  這跟網金控股脫不開關系。從2013年開始,網金控股就是招行 小企業e家 的運營方。

  從錢端提交給廣州金融工作局提交的《關于錢端APP運營情況及問題的情況說明》中提到,2014年招行有意推出 小企業E家 的移動端手機APP,同年7月錢端成立,目的是與招行合作,并根據招行的需求開發運營 小企業E家 的移動端手機APP。其中招行是信息發布方,錢端APP所有項目均由招行負責審查發布,錢端公司是平臺服務方,只提供技術服務,全程不接觸資金。2015年10月,招行、第三方支付公司分別簽署合作協議,正式運營錢端APP。

  在6月7日錢端與投資人的溝通會上,錢端律師團向投資人透露,錢端的實控人是網金控股的陳強。

  企業關系圖譜上顯示,錢端的控股公司是廣州鼎盛匯盈資產管理企業(以下簡稱鼎盛匯盈)。鼎盛匯盈馮巍等三名股東的持股信息沒有公開,表面上鼎盛匯盈實控人也是馮巍。但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一份合伙協議糾紛執行裁定書就有陳強提供的證詞,稱 廣州鼎盛匯盈資產管理企業的馮巍,僅僅是企業的普通職員而已(辦事人員),并不行使法定代表人的職權。

  有投資人表示,當天去到錢端公司,馮巍不怎么說話,對諸多投資人提出的問題也無法回答,都是轉交錢端律師團回答投資人的疑問。

  事實上,在2017年5月9日之前,陳強一直都是錢端的大股東。后來陳強將錢端上直接持股的股權,以及通過廣東網發行企業管理公司、廣州泓睿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間接持有的全部錢端股權 轉手 給了鼎盛匯盈。但陳強仍為錢端實際控制人,馮巍等人僅是代持了鼎盛匯盈。在2018年的一則法院判決書里面,鼎盛匯盈作為關聯公司和陳強、網金控股等一起成為被告。

  對陳強和網金控股來說,2017年是十分關鍵的一年,網金控股借殼新都酒店上市失敗,負債5.4億元,又被中小股東起訴;跟蔡冬青業績對賭失敗以至于要支付投資款、利息、罰息等數億元。資金窟窿一環扣一環,最終壓垮了網金控股和陳強。

  陳強作為錢端的實際控制人,雖然控股多家公司,但因為負債累累,名下幾乎已經沒有可以供自由處置的資產,因為陳強的下屬企業幾乎都是關聯企業,所以被起訴時需要承擔連帶責任。陳強直接持有的1324萬股網金控股股權和通過泓睿投資間接持有的608.75萬股已悉數被凍結,且輪候凍結次數分別多達7次和2次。而鼎盛匯盈代持的錢端所有的股權也已全部被凍結,鼎盛匯盈5次因為未按時履行法律義務而被法院強制執行。

  錢端的實際控制人陳強陷入如此大的資金危機,不難理解投資人質疑錢端自融。

  至于這些流入錢端和網金控股的錢是否真的用于自融填補陳強的債務窟窿?還需要警方進一步調查才能確認。此前,李薇去過錢端所在的天河經偵隊,他們表示目前還在收集證據中,還沒立案。李薇描述,第一次到達經偵隊當天是上午11點左右,僅僅是那個上午,經偵人員的案頭擺放著二十厘米高的來自全國各地錢端投資人的報案材料。   

  5

  招行被指為避監管曾讓錢端發假公告

  雖然錢端被投資人質疑有自融的嫌疑,但正如錢端律師說的那樣,投資人的錢在招行,也并非沒有可能。畢竟,按照當初招行的宣傳資料顯示,錢端是招行基于 員企同心 產品和票據見證產品的互聯網移動端投資, 錢端上所有理財產品為我行資產,由永安保險承保,我行承兌,安全可靠,固定期限收益,可放心認購。

  當初全招行花大力氣推廣錢端的時候,對于錢端APP的身份,不少受訪的招行員工也沒有懷疑過,在他們看來,錢端APP原本就是招行 親生 的。

  錢端APP是 員企同心 的個人版,也是原來 小企業e家 項目的延伸。在2013年的時候, 小企業e家 已經開始運營,運營方正是陳強實際控制的網金控股公司。

  小企業e家運營3年后,在2015年6月,招行停止了小企業e家網站運營,關閉了從小企業e家跳轉到網金控股互聯網投融資平臺的入口;同一個月,錢端APP上線試運營,運營方錢端公司背后的實際控制人就是網金控股。2015年10月,彼時錢端成立才一年多,招行就與錢端簽約合作。

  這樣一個停運一個上線,原本以招行為公司主體的小企業e家,就被推了出去,改了個名字變成 錢端APP ,公司主體變成了錢端。雖然公司主體變了,招行對錢端的態度卻沒有變,依然大力推廣錢端APP和員企同心。

  阿明在招行工作多年,完整親歷了招行花大力氣推廣錢端APP的那幾年。阿明告訴記者,錢端APP是當時招行推新的主推產品。連宣傳海報都是總行批量往下發放的,貼在每個分行最顯眼的位置。招行總行發動全行上下風風火火地推廣錢端APP,分行產品經理、一線客戶經理、大堂經理、柜面人員、實習生等開展全員營銷工作,而且和績效考核掛鉤。

   一月十個客戶就是四位數的激勵,當時的我們也是樂此不疲 阿明說。

  既然如此重視錢端APP,招行當時為什么要變更項目主體,把錢端分割出來?據阿明介紹: 分割是因為監管政策發生了變化。這個剛推出時確實不錯,后來是總行指示,也可能是行內風控建議,考慮到一些不可控因素,將其逐步移出本行法律主體,目的是規避法律風險。事實上,當時招行把小企業e家推出去,改名錢端時,也預防了這些(風險)。不然招行現在也不至于態度這么強硬。

   推出去時,錢端做的已經不是符合銀行業的規定的業務了,都是銀行不能做或不愿做的(業務) ,阿明補充道。

  2015年6月把錢端推出去以后,招行與錢端依然關系密切,既然如此,招行是怎樣通過監管的?

  錢端的代表律師曾經透露,2018年1月30日,招行曾經讓網金控股 幫忙 出一份公告,聲明與招行撇清關系,如此才讓招行順利通過了監管部門的檢查。但是錢端APP的錢還是流向招行的。當時招行 求幫忙 ,讓錢端給發 假公告 的證據,網金控股已經保存下來,必要的時候會公布出來。

  對此,時代周報記者聯系了招商銀行相關負責人,并沒有得到關于上述指控的正面回答。

  
'); })(); 千禧p3开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