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訪問 www.exfwix.live 金鼎網 客服QQ:廣告請聯系客服炒股理財QQ群:460088094

收藏

財經 頻道

財經要聞|產經新聞|國際經濟|國內經濟|

資產管理打響非對稱戰爭,京東數科 JT2會是決定變量嗎?

字體大小:[日期:2019-03-06 15:40:52]閱讀:

導讀:非對稱戰爭,是最早由美國軍方提出的一種作戰模式。它的意思是,戰場上的雙方總是會存在各種差異,這種差異有可能使一方處于優勢,另一方處于不利態勢。盡管世界久無戰事,

非對稱戰爭,是最早由美國軍方提出的一種作戰模式。它的意思是,戰場上的雙方總是會存在各種差異,這種差異有可能使一方處于優勢,另一方處于不利態勢。

盡管世界久無戰事,但沒有硝煙的「非對稱戰爭」卻每天都在發生。

去年 4 月,中國金融業發生了一件大事。央行行長易綱在博鰲亞洲論壇上宣布了超十項金融開放重磅措施,其中,外資入股中資銀行和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將不再有持股比例限制已于 8 月落地。一聲令下,意味著中國金融市場化進程大幅加快。

考驗來了。

周天財經注意到,起自線上的 Fintech 公司也在加速資管科技布局。2 月 26 日,京東數科發布「JT2智管有方」資管科技系統;而從去年下半年開始,騰訊金融科技、度小滿金融也都在擴容產品。

這場非對稱戰爭中,雙方力量對比如何,互聯網 Fintech 公司將在其中發揮怎樣的作用,是我們需要弄清楚的問題。

 1「非對稱戰爭」的天平兩端

改開 40 年,隨著國家經濟飛速發展,居民財富也在累積中持續增長,金融的理財功能越發凸顯,近十來年,資產管理已經成為金融跑道下增長最快的子行業。

根據有關機構報告,截至 2017 年底中國資產管理規模已超 116 萬億,2012 年到 2016 年復合增長率高達 41.6%。而到 2021 年,資產管理規模預計將接近 250 萬億,幾乎是 2018 年中國 GDP 的 3 倍,全球 GDP 的 50%。

事實上,從「替人融資」轉移到「代人理財」,是全世界金融業都在經歷的重心轉移。只是美國比我們早起步許多年。

以基金為例,1907 年美國史上第一支基金成立,1949 年誕生第一支對沖基金,美國基金業在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迅速發展壯大,并在經歷過數次金融危機后形成全球最完善、成熟的監管系統。

截至 2017 年底,美國注冊投資公司的資產管理規模繼續排名全球第一,約為 22.5 萬億美元,整個北美地區資管規模占到全球二分之一。

耳濡目染硅谷奇跡的華爾街金融巨頭,很早就開始科技轉型

貝萊德,全球資產管理規模最大的公司,旗下管理著超過 6.3 萬億美元資產,約合 42.2 萬億人民幣。

這是什么概念呢?如果將貝萊德視作經濟體,它的資管規模已經超過日本一年的 GDP,可以排在全球第三位,并且接近中國 GDP 的二分之一,用「富可敵國」形容絲毫不夸張。

管理如此龐大的資產,貝萊德的核心武器正是一套名為「阿拉丁」的資管科技系統。

「阿拉丁」在 2000 年由貝萊德創始人拉里·芬克領導搭建,它將風險分析、投資組合管理、交易以及操作工具結合在一個平臺上,可涵蓋所有資產類別,幫助基金經理判斷風險,提高決策質量。

據經濟學人 2015 年統計,阿拉丁大型數據中心位于美國華盛頓,擁有超過 6000 臺計算機 24 小時不間斷地對經濟場景預測分析,超過 1000 名系統開發人員負責系統的維護和運行,還有超過 600 名專家負責數據質量的把控和分析。

華爾街之王貝萊德BlackRock

就在「阿拉丁」誕生的千禧年,高盛位于紐約的股票現金交易部門還擁有 600 個交易員,但現在只剩下最后 2 人,取代他們的是自動化交易程序。

在 200 名工程師的支持下,算法已經接管高盛紐約總部的日常交易工作。目前高盛擁有 9000 名計算機工程師,占到全球員工三分之一。這家華爾街巨頭穿的是金融外套,「里子」卻早已換成科技。

美國作家邁克爾·劉易斯在《高頻交易員》一書中寫到,Spread Networks 公司要修建一條從芝加哥到新澤西的 827 英里長光纜,其唯一目的是為了將數據傳輸時間從 17 毫秒減少到 13 毫秒,這樣它們的交易程序可以快人一步下單,降低交易延遲。

隨著境內證券資管市場對外開放程度提升,大量外資資管機構涌入中國。目前,全球 10 大資產管理公司已有 9 家落戶中國,其中包括富達、橋水和上面提到的貝萊德等。

已經用科技全副武裝好自己的「野蠻人」兵臨城下。去年 7 月,拿下私募管理人牌照的貝萊德發布了首支私募基金,9 天發售期募資超過 10 個億,因為太過火爆最后還延期半天。

而國內的資管機構由于科技智能不夠深入,依靠傳統分析方式沒法有效對資產定價,只能扎堆投資低收益、低風險的高信用等級債券,使得這些債券越來越稀缺;同時,評級相對較低的大量債券無人問津,導致大量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成本過高,甚至無法從債券市場得到融資。

這也是最近幾年債券違約事件攀升的背后原因。

一面是業務成熟的國際金融大鱷,另一面是迭代速度加快的監管環境,享受過舊有模式紅利的銀行資管、券商資管等機構都有不小的轉型壓力,希望用科技武裝自己,奮起直追,提升投研和風控能力。

 2 決定變量在資管科技

應該看到,中國傳統行業抵御外資的最有力武器,就是借助中國的金融科技,資產管理行業也是如此。

去年 11 月 20 日,京東金融升級改名為京東數科,京東金融作為京東數科旗下的一個核心子業務運行,向外界釋放明確的「開門做生意」信號。CEO 陳生強也在那天會上表示,「除了既有的布局之外,還要向保險科技、資管科技等領域進行延伸。」

陳生強的發言很快兌現。

2 月 26 日,京東數科發布資管科技系統,JT2智管有方。這也是國內首個一站式、全方位、智能化的資管科技系統。為「大資管時代」下的中國資管機構,提供了一整套智能升級解決方案

具體來說,這一系統能夠為機構投資者提供四項主要服務能力。

在產品設計方面,JT2的證券化服務體系利用區塊鏈技術,能夠幫助投資人有效辨別底層資產狀況,提高投資效率。

在金融產品的場外交易方面,JT2提供 FICC 智能銷售交易解決方案,可以將報價、詢價、聊天工具集合到一個界面上,再利用 NLP 自然語言識別技術將聊天信息結構化,徹底解決交易員每天復制、粘貼、核對的繁瑣「臟活」。目前 FICC 解決方案已經有東海證券等 20 多家基金和券商機構簽約使用或試用。

在資產管理方面,JT2則將京東數科的大數據分析能力和機器學習能力對外輸出,提供一整套智能研究體系與資產評價工具。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指數產品融合了京東生態在消費等數據的分析能力,可以分時、分地域、分行業顆粒度細化組合,為投資研究提供助力。

在風險評估方面,JT2的 FIQS 系統運用大數據、AI 等技術,對超過 9000 家發債公司過去 10 年的基本面指標進行量化分析,給予投資者客觀參考意見,目前已有 20 余家金融機構試用此系統,資管規模超過 8 萬億。

不難發現,京東數科此次發布的 JT2資管科技系統完成度頗高,涵蓋了資管機構在科技升級過程中需要的各個方面,并且其中部分產品已面向市場一段時間。

對于為什么要布局資管科技,京東數科副總裁李尚榮這樣說到,「我們希望和資管機構一道,借助技術和數字化的手段,提升資管的研發和風控效率和能力。」

「而之所以我們能做資管科技,是因為我們在過往業務中積累的數字化洞察能力。」

這位曾在國有大行工作多年,喜歡將 JT2呼作「鉤踢平方」的副總裁所言非虛。去年,KPMG 發布《2018 全球金融科技百強榜單》,前十強中有四家中國 Fintech 公司,京東金融(現京東數科)高居榜眼;去年 7 月 B 輪融資后,京東數科估值超過 1300 億。

最近幾年,互金概念退居幕后,金融科技走到前臺。科技賦能傳統企業成為頭部公司的共同選擇,但在具體的實現路徑上,幾家頭部企業又有明顯的不同。

螞蟻金服更多是以支付業務為核心,投資合作兩步并行;騰訊走的是爆款路線,和基金、保險公司深度合作定制產品;而京東數科,因為以供應鏈金融起家,所以對企業級用戶的需求把握能力更強,技術賦能相對更有經驗。

早在 2013 年決定孵化金融業務時,劉強東對陳生強提出兩點要求。

「第一,要去做最苦最累的活,這是最有價值的事情;第二,如果有 100 塊錢可賺,賺 70 塊就可以了,留下 30 塊讓利給上游供應商或者客戶,實在讓不出去就給團隊發獎金,反正你只能賺 70 塊錢。」

金融科技進入深水區,京東數科仍然扮演著探路者角色,用 JT2將服務拓展到更深更廣的領域。

 結語

把快速成長中的十萬億行業,推向競爭更加激烈的國際賽場,是對中國資管機構、資管科技以及政府監管的一次全方位摸底考。但長遠來看,開放只會是金融市場健康發展的催化劑。

與傳統產業不同,中國互聯網自九十年代發展伊始,就和世界處在同一起跑線,恰好中國擁有世界最多的人口和最大的消費市場,互聯網公司擁有世界上最肥沃的生長土壤。

這使得中國互聯網公司在不同程度上已經領先于美國的探索。以京東數科為代表的中國科技巨頭,早已讓中國進入異常發達的互聯網環境。

同時,良好的互聯網環境所產生的豐富數據,也幫助中國巨頭訓練好了模型,錘煉了技術能力,中國科技巨頭本身的彎道超車故事已經說明,資管行業在科技巨頭的幫助之下,也有機會變得強大起來,在與世界資管巨頭的競爭中逐漸占據上風。

此次推出的資管科技系統,是否能像「阿拉丁」那樣智能地幫助資管機構承接住巨量資產、把控好資產風險,還需要經過時間檢驗,但相信不需要太久就能取得進展,畢竟從零到一最難的一步已經邁了過去。

競爭對手是最好的老師,后發先至的劇本在這片土地上演過太多次

'); })(); 千禧p3开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