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訪問 www.exfwix.live 金鼎網 客服QQ:廣告請聯系客服炒股理財QQ群:460088094

收藏

財經 頻道

財經要聞|產經新聞|國際經濟|國內經濟|

一波互聯網大佬百萬年薪招聘金融人才,滴滴、優信、微店押注金融續命...

字體大小:[日期:2019-03-06 15:39:42]閱讀:

導讀:每到開年,很多企業都會空出一大批崗位。此外,希望在新年換新工作的人也很多。就業、招聘會進入一個雙向選擇的高峰期。不過今年開年,卻有不少大型互聯網企業裁員的消息不

每到開年,很多企業都會空出一大批崗位。此外,希望在新年換新工作的人也很多。就業、招聘會進入一個雙向選擇的高峰期。

不過今年開年,卻有不少大型互聯網企業裁員的消息不斷傳出。

比如近日就有“滴滴裁員2000人”的消息不絕如縷。

但有滴滴金融工作人員告訴新流財經,滴滴金融部門并沒有裁員,反而在持續招人,“技術和風控都有在招。”

新流財經從招聘網站發現,滴滴正在招聘汽車金融風控專家、資深汽車金融業務資金負責人等崗位,月薪均超過25K。而負責參與滴滴金融相關產品技術架構設計及核心模塊開發的金融專家,月薪資則開到40K到60K。

一邊裁員,一邊高薪招聘金融相關人才。

不得不承認,滴滴希望通過金融擁有更多變現能力。

優信融資崗最高月薪10萬

近期,BOSS直聘發布的2019年春節后首周(2月9日-2月15日)人才市場供需動態洞察顯示:在2019年春節后首周全行業人才供需情況方面,互聯網仍為人才需求最旺盛的行業。人才需求最旺盛的前三個細分領域:電子商務、在線教育和互聯網金融均為互聯網行業。平均薪資破萬元的僅有金融行業。

真正的金融人才,實際并不用擔心找新工作的難題。

與滴滴一樣,很多互聯網企業正在進行人員優化,但對消費金融相關崗位的招聘實際并沒有停止,并且薪水豐厚。

從新流財經盤點的多個消費金融崗位招聘信息來看,一些互聯網企業對于融資總監以及風控總監等崗位開出的薪資十分誘人。

比如優信就正在拉勾招聘融資總監一職,并開出了最高10萬元的月薪;滴滴正在招聘資深汽車金融業務資金負責人,月薪最高達5萬元;微店正在招聘的金融合作經理,月薪最高3萬5。

新流財經曾在相關文章中表示,優信集團已經成為一家金融公司。2018年上半年,優信金融業務占營收總額的比重達到52%。

而微店也在去年下半年啟動了消費金融相關業務,為貸款產品導流,與馬上消費金融合作分期業務。希望通過消費金融業務提升整體業務能力。

最近,在滴滴APP里,滴滴也將金融業務提到了更優先的位置。

這些自帶流量場景的企業,正急于借助金融業務來自我造血。

“依靠金融賺錢的公司如果找不到錢,這公司就很難活下去了。”一位持牌消金從業者坦言,在全行業缺錢、缺流量的大背景下。融資商務、流量商務崗位一直炙手可熱。

為了續命,高薪挖掘能為企業造血的人才也讓人不難理解。

風控、技術等崗位永遠有需求,但門檻越來越高

對于消費金融公司來說,最重要的三要素,無非是資金、流量以及風控。

盡管招聘市場偏冷,但大部分公司卻一直在持續招聘風控、技術類崗位。

不過,有多位企業高層反饋,最近的風控崗位候選人,質量并不是特別好。

實際上,這種現象與大環境“裁員”不無關系。

一家頭部互金平臺CRO告訴新流財經,最近面試了幾位風控人才,平均水平不如之前,“可能有些行業避險導致的候選人偏移,也就是說,許多人才是被公司裁員的。”

去年7月P2P暴雷潮以來,多家平臺跑路導致大量人才失業。今年年初又有滴滴裁員、人人車裁員、京東高管裁員10%等消息傳出。

也許是行業遇冷似乎來得太突然,導致部分人才并不適應。

有專注消費金融領域招聘的獵頭坦言,一些候選人似乎還未意識到行業的緊張。盡管出身頭部企業,但因為企業收縮運營成本而被裁員的人才,實際同檔位企業很難再需要。

該獵頭還表示,持牌消金公司實際上對風控、技術、數據等執行層面的人才一直有需求,但非持牌機構已經很少有招聘需求,并且很多人是被動離職。

也有企業會將月薪2萬元的技術裁掉,招進來月薪1萬2的人才以此減少用人成本。

“沒達到要求的寧愿位置空著。或者內部提拔人上來。”一家消金HR坦言,現在不怕招不到人,而是怕招不到好的人才。

一位持牌消費金融公司商務告訴新流財經,雖然該公司在招聘網站掛有有職位,但據他了解,該職位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并未再進新人,面試了很多人才都以各種理由拒絕掉,“掛著需求,也許只是為了體現公司還在擴張業務。”

當前環境,若想進入頭部企業、持牌機構,門檻其實越來越高。

比如,優信對月薪10萬的融資總監要求:“需要有5年以上金融機構或大型企業融資相關工作經驗,熟悉銀行及非銀機構的融資產品及內部流程;熟悉互聯網消費金融創新融資方式,熟悉融資租賃行業融資方式,熟悉貸款、資管、資產證券化等操作方式;有豐富的銀行及非銀機構關系資源者優先。”

所以,一家現金貸公司擅長尋找P2P或者持牌消費金融資金的融資商務,并不能滿足優信的需求。

此外,有銀行等機構資源關系還不夠,還需要了解當前金融監管政策,并且根據政策制定創新的融資方式。

任何企業對于資深的人才訴求是不會變的,市場越難,也就越需要優秀的人才。

有趣的是,新流財經還發現一些從P2P或者現金貸公司離職的商務人員,無法滿足“大廠”的高門檻要求,在找不到新工作的情況下,開始自己做起了流量代理、資金中介等業務。

“其實不管是甲方還是乙方,做久了就有渠道,并且熟悉各個渠道的轉化情況。“一位流量代理告訴新流財經,其曾經的公司有5個貸款超市,接過上百家現金貸產品,熟悉各家產品的下款速度以及逾期情況,所以非常清楚各類現金貸產品應該匹配什么流量渠道。

這位流量代理憑借為各類現金貸產品匹配貸款超市也是賺得盆滿缽滿。“我從甲方接一個UV 23元,放給乙方就22元。中間只賺1快錢。現在手上接了10幾個產品,每個產品一天300-500的量,一個月至少也是9萬元。”

但該流量代理也坦言,這類中間商業務并不是長久之計。如果監管層要對現金貸一刀切了,再找新工作會更難,所以近期還是希望進入一家持牌消金機構,哪怕薪資低一些。

實際上,在當前招聘寒冬季節,也是各家企業,各類人才回歸理性的時候。野蠻擴張的互金、消金行業,也需要經過一段時間的沉淀,找到符合自己企業的人才和發展方向。

'); })(); 千禧p3开机号